綜合新聞

探秘廣西最大煤礦:井下160米設有咖啡吧?真的嗎

字號+ 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2010-11-04 20:02 我要評論( )

能看電視能淋浴,能聽音樂喝咖啡,10月中旬被困數月的智利礦工獲救,他們在井下悠然等待救援的新聞,讓不少人大開眼界,原來印象中昏暗危險的礦井內竟然會有這樣舒適的所在。而在百色礦務局的東懷煤礦,礦工們也有著類似的享受巷道內一路播放優美的音樂,井

  能看電視能淋浴,能聽音樂喝咖啡,10月中旬被困數月的智利礦工獲救,他們在井下悠然等待救援的新聞,讓不少人大開眼界,原來印象中昏暗危險的礦井內竟然會有這樣舒適的所在。而在百色礦務局的東懷煤礦,礦工們也有著類似的享受——巷道內一路播放優美的音樂,井下還有咖啡吧供人放松情緒。10月29日,記者來到東懷煤礦,在距離地面160米以下的咖啡吧里品嘗了一杯簡單的咖啡,見識了礦工們不簡單的井下生活。

  下井裝備一個都不能少

  沒有東懷煤礦的書記岑助建帶路,記者找不到煤礦的入口。沒有想像中的機器轟鳴,也看不到支架,在百色市礦務局辦公大樓的一樓有一間寬敞明亮的大堂,那里就是廣西最大的煤礦——東懷煤礦的入口。

  為了保證生產安全,煤礦有著嚴格的管理規定,無關人員不能下井。經過批準,記者才被允許下到井下去看一看。換上工作服,腰帶上得掛上定位器、蓄電池、自救器,這些近兩公斤重的裝備一個都不能少:定位器能通過井下的傳感器,讓地面的調度指揮中心隨時知道井下人員的位置;蓄電池能為頭燈照明提供電量;自救器能化學制氧,一旦發生意外,可以提供夠一個人使用30分鐘的氧氣。

井下咖啡吧,礦工們正在用咖啡

  與寫字樓里的白領一樣,這里的礦工上下班也要打卡,但他們打卡是通過虹膜安全監控考勤系統,系統通過每個人眼睛里的虹膜來識別身份。

  進入井口要經過密閉的兩道門。下井人員必須等第一個門完全關閉后,才能打開第二道門。岑助建解釋:“這兩道門不能同時開,不然風向會亂,鼓的風就送不到工作點。井下巷道內所有的門都必須遵守這樣的操作。”穿過門,便是礦井的入口,這里像一個光線明亮的車間,轉盤轟隆隆地旋轉,等著礦工坐上車從巷道運進運出。

  下井巷道音樂相伴

  記者下井坐的是“猴車”。這是俗稱,它的專業名稱叫“架空人車”,它就像一個自行車的車座,中間一根柱子跟上面的軌道相連,只能一個人乘坐。人坐在上面要像猴子一樣雙手雙腳緊緊攀住柱子,然后順著索道滑下去。

  坐在“猴車”上,記者順著索道“咔咔”地往礦井里滑,一路有燈光照明,但礦井幽深,看不到路的盡頭。五六分鐘后,感覺溫度開始升高,空氣悶熱起來。一路沒有看到喇叭,但耳邊竟然傳來了音樂聲。

  這些音樂通過內藏在井壁里的音響播放。在巷道內,大概每隔100米放置有音響,這些放置在煤礦內的音響有著特殊的要求:一般民用的音響,外殼可以采用木質或者塑料材質,而它們則必須采用金屬制作。岑助建補充解釋說:“下井的設備,音響也好攝像頭也好,最重要的就是要防爆。因此密封一定要好,接線的地方要看不到線頭。”

  他還介紹說:“音樂是通過調度室播放的,選用的多是一些輕音樂,也會有不少流行歌曲,以悠揚、輕柔、舒緩的節奏為主。放音樂是為了讓礦工情緒平靜,心情愉悅,不能選聽了讓人激動的那種,太勁爆的肯定不能要。”

  井下喝咖啡別有情調

  記者要去的咖啡廳距離地面垂直距離約160米,位于礦工們上下班經過的巷道。坐上“猴車”下滑七八分鐘后,在中途下車走路,在岑助建的帶領下,又走了五六分鐘才到達。到門口一看,咖啡吧的牌子居然還是雙語的,有中英文對照。咖啡吧里四處晃動著頭燈,就像一個礦工俱樂部。

  這個特殊的咖啡吧由一個舊的絞車硐室改建而成,面積有三四十平方米,裝修雖簡單但不失別致:用礦燈照明,廢棄不用的工具掛在墻壁上做擺設。桌椅是用絞車運輸進來的,同時坐下一二十名礦工沒問題。咖啡吧沒有專職的服務員,都是礦工自己輪流值班。

  下午3時許,正是礦工們開始交班的時間,陸續有人走進咖啡吧來杯咖啡或喝口水。這可能是最不專業的咖啡吧,因為選用的僅是簡單的速溶咖啡。不過對礦工們來說,速溶咖啡與現磨現煮的咖啡口感有何區別,這些并不重要。

  “從這里到工作面還有斜線距離3000多米。礦工們每天下井,坐‘猴車’加上走路,要1個小時才能到達工作點,然后便在那么深的地底開始漫長的工作。咖啡吧就是給大家在井下工作時提供一個放松的場所。有時候下了夜班,困了累了,來喝杯咖啡提提神;或者感覺心情比較壓抑時,來這里坐坐,舒緩一下情緒。”岑助建又開玩笑地說,“可惜井下不允許喝酒。要是能提供酒的話,肯定比咖啡更受礦工歡迎。”

  現代化設施確保井下安全

  東懷煤礦年產原煤90萬噸,是廣西最大的煤礦。與北方的煤礦相比,廣西的礦井大部分屬低瓦斯礦,這一點比較幸運。因此,最危險的因素往往是由人帶來。所以,對職工的安全教育和生產操作的規范尤其重要。

  岑助建在煤礦工作已有12年,對煤礦的安全生產工作深有體會,他說:“看不到的地方和想不到的情況,才是最危險的,所以只能盡量多巡查、多檢查。”

  記者在整個礦山的“大腦”——辦公樓里的監控調度指揮中心看到,整整一面墻的屏幕密切監控著礦井內各個角落,瓦斯、溫度、風速等各項指標實時記錄。

  這是百色礦務局投入巨資建設的礦井安全信息集成系統,能對礦井的各種危險源和安全隱患進行全面智能分析、預警處置和聯網監管。“比如,一旦某個點瓦斯超限,監控系統會發出警報,指揮中心就可以立即關閉井下的電氣設備,派人下去檢查。”

  岑助建糾正大家的“偏見”:“現在關于中小型煤礦的礦難報道比較多,一般人就把井下的條件想像得很落后很恐怖,其實只要真的能下到井里去看看,就能消除種種誤解。現在大的礦山都是現代化生產,都已采用掩護式液壓支架,人躲在支柱下面是非常安全的。只要各方面都按規范操作,礦下的安全是有保證的。”

(佘鴻雁

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相關文章
上海快3详情怎么玩